二七新村的前世今生

本地新闻金华晚报 [微博] 单光辉2014-09-23 14:35
0

二七新村的前世今生

二七新村,原来叫铁路新村,“文革”后期为纪念1923年2月7日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,改名为“二七新村”。根据《金华市地名志》的记载,1983年,二七新村分为一、二、三共3个居委会。

2001年区域重新调整,二七新村第三居委会,也就是双龙大桥西边的区域,划归双龙居委会;二七新村第一、第二居委会重新合并为二七新村居委会。2010年底,二七新村和小花园社区合并,改成二七花园社区。如今,社区的范围东起五一路,西至双龙大桥,南起工人路,北至解放西路。

二七新村里,几乎每一幢建筑物上,都有一个红色的数字标记:铁路标志,加上“金建台”三个字,底下是3位数的数字,这是铁路建筑段给每幢房子的编号。房子有编号,但是二七新村的历史,却没有文字档案可查。2011年,本报记者在走访中,曾听到几位在此已经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同志盖茹爱、王克贤、陈吉英等回忆了二七新村的前世今生。

最早出现的4幢苏式建筑

在当时非常高级

解放前,铁路新村这一片坡地是个坟场,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。曾经有敌机在这里投下炸弹,把棺材板都炸得翻出来了。解放后,这里曾作为镇压反革命的刑场,居住在这里的老人,对此都有印象。

这片土地被划给铁路后,1953年,在名为大殿岗的山顶上,最先出现了4排平房。这4幢苏式建筑,在当时是非常高级的,地面上铺的都是木地板,一般人轮不到住,那些房间只用来照顾高级领导。

从现在的花鸟市场到二七路,当时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水塘,老铁路人还记得,塘里有鱼有鳖有螺蛳,时常可以用来改善伙食。

有老人回忆,半个世纪前的婺江让人心旷神怡:河床平坦河水平静清澈,从早到晚,到处都忙碌着捣衣人的身影。每当清晨、傍晚,垂钓的人们随处可见。站在通济桥上往两岸看,只见河沿参差不齐,江边都是些破旧的老屋。往前看是河中的大沙滩,上面长满茂密的芦苇,一阵风吹过,芦涛涌起,仿佛能听得见茎叶摇曳着在沙沙作响。

据老人们回忆,傍晚四五点一直到晚上七八点,通济桥往东的河面是天然游泳池,铺天盖地全是人。有时,他们捡些螺蛳带回家,丰富一下家庭的餐桌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算是上等的菜肴。一位老者回忆,有一次,在齐腰深的水中双脚踩到一块扁平的“石头”,由于脚感有些柔软,出于好奇,用双手把它举出河面,一看,竟是一只0.5公斤左右的鳖。

铁路新村首任家委会主任

曾被毛主席接见

二七新村一带开始造房子,一开始居住的大多是工务段的职工和家属,总数不过30来户左右。当时并没有居委会,而是叫家属委员会。家委会的第一任主任叫邵阿秋,非常厉害,1958年大跃进时期,曾经被毛泽东主席、周恩来总理接见过,还跟邓颖超合过影。

当时,二七新村家委会被评为“全国先进家属委员会”,因为那里的卫生、治安、防火等都做得非常好,卫生检查是戴白手套摸的,要求一尘不染;晚上妇女家属们还组织巡逻队在凤凰山、铁路新村等处巡查。

上海铁路局对此进行表彰,奖给铁路新村一台缝纫机,这在当时算得上是非常高档的机器了。此外,还给每人发了一条毛毯、一本笔记本和一支钢笔。

后来为纪念二七铁路工人大罢工,铁路新村改名“二七新村”的时候,杭州铁路分局本是要将这个名称定在杭州的,因为毛主席曾接见过这里的家属委员会主任,“二七新村”的名称就被金华争取过来了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楼市热点